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确诊支气管炎

昨晚认为瀚宝吃过药后会好,可到半夜时瀚宝就开始咳,间歇咳。咳得很幸苦(干咳),听到瀚宝咳声我的心都揪着,再也没法安心睡了。
当时已是半夜两点多,我摸摸了瀚宝的额头不烫,没有发烧。奶奶不停的轻轻拍着瀚宝的背,就想拍着他入睡,可瀚宝那睡得着呀,咳得自个坐起来,一点痰都没有,干咳好幸苦。我问奶奶要不要现在就带去医院,看到瀚宝幸苦咳得的样子我那还能睡着呀,奶奶说没发烧就不担心,天亮了再去医院。于是我忙揣来水让瀚宝喝,喂了止咳糖浆,奶奶让瀚宝躺下又轻轻拍着瀚宝背。我只好转回房间去,虽是闭着眼可脑子里清醒着,就等着天快点亮。好不容易熬六点,我赶紧起床做早餐。六点半瀚宝就醒了,样子好疲备好没精神,奶奶给瀚宝穿好衣服。我煮点稀饭,让瀚宝吃点垫肚子,打针空腹伤体。
七点我就带瀚宝去医院了,到医院时七点半了,路上瀚宝也没支声。挂号后就赶紧到儿科,儿科大夫拿听诊听了听,就很快确诊为支气管炎,也很快就开了药,得挂吊水才行。我们做家长的那还能由自个的性子呀,只能听医生说的啦。医生开的单我也看不懂,拿到费用清单时才看明,头胞替唑纳和炎琥宁还有一瓶此咳糖浆,共花了152元加上七元的挂号费就159啦,贵呀(随便一个感冒就得花上一两百),晕呢。
瀚宝很听话很坚强,打针时眼都没闪一下(在护士阿姨给瀚宝找静脉时,瀚宝赶紧说上,阿姨请你给我轻轻的打,把护士都逗笑了)扎好后还不忘说声谢谢。到八点时爷爷奶奶就过来换班了(我得回公司去上班了),奶奶心疼坏了,爷爷逗瀚宝笑,说分散瀚宝的注意力并且时间过得快些。到十点时瀚宝打完了,爷爷就问瀚宝要不要坐观光车回家?瀚宝尽提出走路,大人似的说到不用啦又不是很远,我们还是走路回吧(走路也得十五分钟呢),奶奶就是就是的说到,走走还好啦,坐这么近就要花掉四元钱呢(奶奶怕坐车,晕车,所以不爱出远门)。很出乎爷爷的意料,一路上也没提出抱。
晚上下班回来,瀚宝跑过来告诉我和瀚爸,他现在不太咳了。我和瀚爸还是不停的叮嘱瀚宝喝水按时吃药。今晚得早早睡,心悬了一整,好累呀,得赶紧补眠才行。

Tags: 确诊支气管炎

分类:瀚瀚瓜瓜病历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4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76